像左冷禅一样冷静地开会

发怒就像蜜蜂蛰人,连性命也不要了。总体上来说,发怒是不大好的,我们应该尽可能避免发怒,因为一个人在发怒的时候说话往往会犯错误。发怒的时候言辞极端恶语伤人泄漏机密; 人在发怒的时候往往表现的像个小孩子,容易让人看低,使一个人说话失去效力; 怒发冲冠又想不到适当的回词以至于脸涨的通红,伤肝,伤身体。

 

在嵩山五岳派大会上,天门道人义正言辞反对并派,玉玑子以天门道人舍不得泰山派掌门人为由挤兑天门道人,结果天门道人一怒之下竟然把掌门人职位给送了,命丧封禅台,可惜可叹。

 

我们看看天门道人是如何怒死的。 天门道人说:

 

“泰山派自祖师爷东灵道长创派以来,几达二百年。贫道无德无能,不能发扬光大泰山一派,可是这二百年的基业,说什么也不能自贫道手中断绝。这并派之议,万万不能从命。”

 

一段立点高,态度鲜明的开场白(毫无回旋余地)。 玉玑子挤兑道:

 

“五派合并,行见五岳派声势大盛,五岳派门下弟子,那一个不沾到光?只是师侄你这掌门人,却做不成了。”

 

这么一段话变成了指责天门道人思想品德有问题,私心太重。 在天下英雄面前居然被指责品德有问题,有私心,啊啊啊,气死人了,我根本不是要当掌门人才反对阿,于是马上怒气冲冲地回道

 

“从此刻起,我这掌门人是不做了。你要做,你去做去!”

 

怒气中的回答是多么无力,多么得愚蠢。完全离开了反对五岳并派的主题,越陷越深。

 

那么,如何避免在开会中发怒呢? 我总结了三个办法,1. 转移话题,2.蔑视对手,3. 克己忍耐。左冷禅在被岳不群阴瞎前很好的做到了这三点。

 

1.转移话题

五岳剑派只有左冷禅一人力推合并以便自己登上盟主位置,他说:

 

兄弟忝为五派盟主,亦已多历年所。只是近年来武林中出了不少大事,兄弟与五岳剑派的前辈师兄们商量,均觉若非联成一派,统一号令,则来日大难,只怕不易抵挡。”

 

也就左冷禅自己跟自己商量过这件事吧,莫大先生听不下去了,勇敢站了出来:

 

“不知左盟主和那一派的前辈师兄们商量过了?怎地我莫某人不知其事?”

 

这时如果换成天门道人这样的呆子,可能要语塞,面红耳赤了。左冷禅根本没和人商量过,是没法直接回答的。在这当口,左冷禅把话语主动权牢牢掌握在了自己手里,转移了话题,堪比下木总统:

 

兄弟适才说道武林中出了不少大事,五派非合而为一不可,其中的一件大事,便是咱们五派中人,自相残杀戕害,不顾同盟的义气。莫大先生,我嵩山派的弟子大嵩阳手费师弟,在衡山城外丧命,有人亲眼目睹,说是你莫大先生下的毒手,不知此事可真?

 

左冷禅根本没有回答问题,同时又让莫大先生闭上了大嘴,而且还占据了话语权,何等高明。

 

2.蔑视对手

桃花六流氓胡说八道,插科打诨,把一个严肃的大会搞得游乐场一样,还处处和左冷禅抬杠:

 

“我们六拉大英雄要当恒山派掌门,本来也无不可。但想到嵩山派掌门是你老弟,我们六人一当恒山掌门,便得和你姓左的相提并论,未免有点,嘿嘿,这个……”

 

左冷禅虽然被气的七窍生烟,但还是忍住了。换做天门道人,那恐怕就要说:“我不当盟主,你们当好了.但是,左冷禅很冷静,只是冷冷地道:

 

“令狐公子,你是恒山派掌门,于贵派门下,却不好生约束,任由他们在天下英雄之前胡说八道,出丑露乖。”

 

根本不理会桃谷六流氓,直接找上级理论。

 

3.克己忍耐

桃谷六流氓胡说八道,嵩山弟子怒斥,要这六妖怪滚下山去。哪里知道,桃谷六仙要领恒山弟子下山退席,让左冷禅做四岳派盟主。左冷禅忍耐的功夫何其高,所谓小不忍则乱大谋。当场就留人了:

 

当即说道:“恒山派的众位朋友,有话慢慢商量,何必急在一时?”

 

左冷禅作为一个有长远眼光的政治家,领袖级别的人物,有着很好的个人修养。在小说里下场不好。现实中往往是很得意的。这人不仅本身素质高,善于谋划(参考攻打少林寺),而且做事极有针对性和持久性。 为了做盟主规划了十二年,你我又有谁做得到? 细细思考他的一言一行,为人修养,常常觉得自愧不如。

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